在疫情中看見醫療之國~台灣

從今年一月疫情開始爆發後,就經常上網看討論,也看了許多跟醫學相關的文章和影片,這裡以一個一般上班族的角度,來發表這次台灣防疫的感想。

和平醫院的SARS風暴

想先從2003年的SARS疫情開始說起,對當時的記憶只有恐懼和混亂能形容,在公視紀錄片「和平風暴」和「穿越和平」可以更清楚的還原當時那混亂的狀況。那時一知道和平醫院有疫情帶原者,政府的作法竟只是叫所有的醫護回醫院,並將醫院封鎖,然而並沒有一個可以組織的領導人在醫院,就任由醫護在不知情、無安全裝備下瞎忙並造成了院內感染,在我們現在看來,這叫做「送死」。

那時管轄權中央和地方不同調,但一開始的決策是北市府和北市衛生局,在一連串錯誤策略下,才交由中央,給臨時授命的陳建仁衛生署署長來控制和平醫院的狀況,最後雖然有將疫情控制住了,但一開始的錯誤已經造成難以抹滅的傷痛。

為了不再重蹈覆徹,台灣才開始加強傳染病防治和感染管治,以及醫護人員緊急應變的訓練等等,之後也開始有NHCC衛生指揮中心的啟動來應變傳染病的防治。

台灣醫護超強的組織應變小隊

開始注意到台灣醫護間的組織應變能力是「八仙塵爆事件」。那晚,各家新聞全部都在放送八仙樂園的事況轉播,沒受傷或輕傷的民眾齊力協助傷患的搬運到救護車附近,現場醫護已經訓練有素,醫療網建立也相當齊全,才能夠依照傷患狀況分級並分配到臨近可處理燒燙傷的醫院。大部份已下班的醫護人員看到新聞,紛紛又回去醫院協助處理大量患者,當時看到新聞既感動又對這些醫護英雄們肅然起敬著。

除此之外,也曾看過另一影片,是台灣護理師到中國醫院發現那裡的護理人員的工作要做很多雜事,導致該做的正事無法有效的執行而浪費很多時間,所以才被請過去指導那裡的護理人員做改善。從那影片可看出台灣是連護理人員都有一定的組織管理的訓練,除了醫療分級,在權責管理也有一定的應變能力。

公主號郵輪和李文亮醫生事件看見的官僚作風

疫情爆發沒多久,公主號郵輪和李文亮醫生這兩個新聞讓我追了好一陣子。先說公主號郵輪事件,看了日本感染學專家岩田健太郎登上公主號沒多久被迫趕下船事件,讓我頓時對日本政府感到相當失望。

岩田醫生說道,在船上根本沒劃分好安全和非安全區,患者、普通人、檢疫人員都處在同一區域,完全不知道船上還有哪些地方是安全的?追根究抵,就是厚生省派來的高官們無所作為,主要指揮的大臣根本就不是公衛學或傳染病學專家就算了,連自願前來幫忙並有豐富經驗的專家,因不滿專家沒有服從他命令而趕人下船,這點跟中國武漢的李文亮醫生事件一樣,一篇警告的群組訊息被傳開來,不符合大小事都要上報給最高層級的領導,領導還沒批准就傳開消息,這就是造謠,還逼迫這些醫生寫悔過書。

這種官僚作風就是造成中國和日本無法做好疫情管控的敗筆之一。台灣也有官僚,但在這次防疫上,讓我看見台灣並不像中日那麼嚴重,就用防疫醫生在批踢踢論壇看見李文亮醫生被轉發的消息的例子來說,主管們並沒有不當一回事,而且還立即派人去中國查核事實,並立即開記者會公佈武漢的消息,而不像中國隱瞞了將近一個月才承認有疫情。

另外在日本爆紅的唐鳳IT大臣,不是沒原因的。常看日本漫畫就曉得,唐鳳這種年輕、智商高、特別經歷和性別取向很像漫畫常看到的人設角色,但在現實中,日本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因官僚風影響,只會選年資較久的人擔任要職,原本將理想寄託在虛擬世界裡,突然在台灣實現,一定會感到相當驚奇的。相對於鄰國的中日韓來說,台灣比較像美國的作風,沒有那麼嚴的前輩文化,可能也跟目前執政政府較左派的關係,敢用有能力而非有年資的人,政府也願意聽從唐鳳的建議與民間合作,成就了口罩地圖,和之後健保IC卡整合資料庫的運用,讓科技成為防疫最有力的助手之一。

從瘟疫之島到醫療之國

台灣在古早時曾被稱為「瘟疫之島」,鼠疫、瘧疾、天花…等等,讓剛收下台灣的日本人不是戰死,而是先染疫身亡,但也多虧日本人,日本政府在台灣開始建立公衛政策,和成立了「大日本台灣病院(今台大醫院)」跟「台灣總督府醫學學校(今台大醫學院)」才漸漸的解決台灣糟糕的衛生問題,從此開啟台灣成為醫療之國之路。

台灣早期知名的醫生如杜聰明、蔣渭水等人都曾經投入政治,也各自對台灣有所影響。而杜聰明醫師所創辦的高雄醫學院也培育了現代台灣不少的名醫,如顯微重建的魏福全醫師和肝臟移植的陳肇隆醫師都是世界級的權威,每年都有許多海外醫生飛來台灣見(朝)習(聖)台灣的醫療技術。這也間接的影響台灣在國際上的局勢,如最近和台灣友好的布拉格市長賀吉普曾經到林口長庚當過交換實習生,他或許就是在這段期間,看見台灣的先進醫療技術和台灣的人情味,所以在他當任布拉格市長後,才積極的想與台灣建交,疫情爆發後,也建議捷克照著台灣防疫模式走,宣導民眾戴口罩,並在今年8、9月跟著捷克參議長等人前來台灣參訪。

台灣政壇上有不少醫生從政,會說是醫療之國也得歸功於這些人,只有醫生才知道什麼和人命相關的政策需要改進,才能知道發生重大疫情能快速應變,缺點是大部份醫生都是工作狂,所以在勞工工時議題上,才會讓我們覺得好像沒共識,不過看到像陳時中部長在當時疫情剛爆發時,根本沒什麼休息,這種就是醫生與生俱來的使命感吧!我們一般人無法體會的,在這裡感謝為這次防疫所有付出的人,辛苦了。

Freelancer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